您的位置> 孙河门户网站>文化>「书单」从叔本华读到巴迪欧,你或许可以过好这一生

「书单」从叔本华读到巴迪欧,你或许可以过好这一生

作者:匿名      日期:2019-11-03 09:11:43

记者|潘文杰

编辑|黄阅

一个人应该怎样生活?自从苏格拉底以来,哲学家们一直在问这样的问题。也许这个问题离我们有点远。毕竟,总的来说,在生活中,我们考虑如何去完成一些事情。然而,这些具体的考虑必须与我是什么样的人和我渴望什么样的生活结合起来考虑。一切的发生构成了我们生活的总和。每一刻的幸福都将构成一生的幸福。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还必须考虑如何过上好生活。

在下面的书单中,我们可以看到对于每个哲学家来说,幸福生活的答案是不一样的。德国哲学家亚瑟叔本华相信禁欲和克制。他相信有丰富知识和心灵的人不会想要外界的任何东西。然而,英国哲学家伯特兰·罗素(Bertrand Russell)发现,在他减少了对自己的过度关注后,他更加热爱生活。据此,他认为真正的幸福不是来自对自己内心的探索,而是来自对人和事物美好愿望的兴趣。

虽然在今天的社会中,我们面临着个体的原子化和生命意义的丧失等各种问题,但中国哲学家陈家瑛看到,健康的身体、积极的工作和美丽的环境仍然可以给人们带来幸福,而通过自己的努力所取得的成就仍然可以带来最辉煌和持久的幸福。他说,自我实现本身有助于抵制使用抽象的道德规则来规范生活,也有助于抵制不断追求狭隘唯物主义欲望的宣传。法国哲学家巴迪欧也看到了新一代年轻人在全球资本主义和消费主义热下面临的困境。他呼吁人们反对既定的掠夺性资本主义,为新的平等主义象征秩序做准备,创造一个不同的世界。他认为这样的生活才是真实的生活。

在《人生的智慧》中,亚瑟·叔本华将人与人之间最根本的区别分为三类:什么是人,指的是人的人性;一个人所拥有的是指一个人所拥有的财产和他所拥有的其他外来物。公众监督下的人们的生活方式包括名誉、地位等。他认为第一个因素是最关键和最基本的,另外两个因素只是人类的影响。

叔本华发现,我们生活中近一半的烦恼和困惑源于我们对他人的评价所引起的焦虑。然而,他认为在他人意见的基础上建立价值是不合理的。一方面,一个人离落后越近,他对同时代的人就越陌生。另一方面,许多同时代人的赞美不能发展成死后的威望。"有些人获得了声望,但其他人应得的。"叔本华说,归根结底,每个人是什么以及他或她如何存在都与他或她自己有关。如果一个人在这方面没有价值,那么他或她就一文不值,其他人的想法是不重要的附属品。值得一提的是,这本《生命的智慧》是叔本华对《作为意志和外表的世界》的补充和附录。正是这本简单易懂的书让叔本华在晚年成为了一个名人。在那之前,他的作品一直被忽视。也许是生活经历给他这样的经历。

叔本华还分析了财产能否带来真正的幸福。他看到贫穷是每个人脖子上的枷锁,所以他建议人们应该照顾好自己赚来的和继承的财富。然而,那些有财富但没有尝试学习全面知识的人,在他眼里仍然是“游手好闲、偷时间、卑鄙无耻的小偷”,永远不会快乐。

叔本华坚持认为人类幸福最重要的源泉是他的心。首先,这取决于我们的健康。他认为我们90%的幸福是建立在健康的基础上的:有了健康,任何事情都可以成为幸福的源泉;没有健康,任何东西,无论是什么,都不会让你感到幸福。即使你在生活中有其他的快乐和优势——伟大的思想和快乐的性格——你也会被削弱和贬低。除了健康,良好的心理状态也是必要的。此外,他还非常重视智力的作用。“生活是一大堆欲望,如果不满足就很痛苦,如果满足就很无聊。生活就像一个钟摆,在痛苦和无聊之间来回摆动。”叔本华的名言必须为每个人所知,但在他看来,天性智慧的人可以摆脱痛苦和无聊,获得真正的幸福。在他看来,平庸的人会把他们的幸福放在自己以外的东西上,而内心富有的人不会想从外面的世界得到任何东西,只会得到“得不到”和一段不间断的闲暇时间,从而发展和完善他们的智力。叔本华非常强调孤独,讨厌社交。他认为,几乎所有人类的痛苦都来自与他人的互动——这可能与他的个人经历有关。叔本华多疑,总是吵架,未婚,无子女,并有狗陪伴。然而,在他晚年写的这本书里,他仍然相信孤独是幸福与和平的源泉。他还主张人们应该勤于自我反省,以便对自己的人生价值有一个清晰的认识。

曾经批评叔本华的英国哲学家伯特兰·罗素(Bertrand Russell)也认为幸福的生活在很大程度上必须是和平的生活,真正的幸福只能存在于和平的环境中。然而,他不喜欢自省。在《通往幸福之路》中,他写道,许多人都有反省的倾向。道德家过于强调自我约束,但这是一个强调错误。自我克制、内疚和不快乐仍然局限于他们自己——这样的人“觉得在广阔的宇宙中最重要的是要有道德”。然而,事实上,理性的人应该以同样的方式对待自己和他人不满意的行为,也就是说,他们可以通过将这些行为视为特定环境的产物并避免导致它们的环境来避免它们。因此,他说,不要认为自省的忧郁是伟大的。省会城市让人们更加以自我为中心,而以自我为中心的激情让人们放纵自己,过着单调的生活。

”面对这个丰富多彩的世界,内省者转过头,只盯着自己内心的空虚。多无聊啊!”拉塞尔认为,最无聊的事情是自我隔离,过于关注自己,最愉快的事情是把注意力和精力转移到外面的世界。他看到太强的自我是一座监狱,如果一个人想享受世界的幸福,他必须逃离监狱——真正的幸福取决于对人和事物的良好兴趣。对人的兴趣是一种情绪,一种喜欢观察人并从他们的个性中找到快乐的情绪,愿意为与他们接触的人提供感到有趣和快乐的机会,而不想支配他们或让他们崇拜自己。在此基础上,兴趣和观点相似的人之间的交流通常可以增进幸福。

拉塞尔讨论了这项工作的意义。他发现有趣的工作可以让人们运用他们的技能,而最好的工作是建设性的。当这种工作完成时,它会留下像纪念碑一样的东西。在伟大而有建设性的事业中获得成功的满足感是生活能给人的最大乐趣之一。拉塞尔说,能够成为自己工作的主人的人会有这种满足感。那些觉得自己的工作有益并需要相当技能的人会有这种满足感。培养满意的孩子也能带来深层的满足感。

除了生活的核心利益之外,罗素认为一个明智地追求幸福的人会有许多附带利益。他发现一个人对越多的事情感兴趣,他就越有可能快乐,而他需要被拯救的机会就越少。因为这样,如果你失去了一件东西,你可以转向另一件。在他看来,对尽可能多的事情感兴趣是件好事,因为它可以丰富我们的生活:“只有当我们对事件感兴趣时,事件才能成为经历,如果事件不引起我们的兴趣,我们将一无所获。”即使不愉快的事情也是有益的,可以增进一个人对世界的理解。罗素认为,一个活泼有趣的人会打开心灵的窗户,让风从宇宙的每个角落自由地吹进来。“人类的局限性让我们尽可能多地看到他自己、他的生活和这个世界。他可以用这些来克服所有的不幸。”

与叔本华1851年出版的《生活的智慧》和罗素1930年出版的《通往幸福之路》相比,首都师范大学哲学教授2015年出版的陈家瑛《美好生活是什么》在今天的现实中也许更接近我们。

陈家瑛看到,在今天所谓的“成功人士”中,有些人生活得很好,而另一些人品格低下,灵魂干瘪。在一个肮脏的社会里,确实有许多人通过欺骗获得了成功,但是不管怎样,我们生活的社会就是这样。陈家瑛认为,如果一个人想过上美好的生活,就必须在这样的社会现实中建立自己的美好生活。这种建设也包括批评和改造。然而,他也提醒读者不要让批评变成纯粹的抱怨,尤其是不要因为习惯性的抱怨而放松和放纵自己。

除了社会环境,在当今世界,传统正在瓦解。为了提高劳动生产率,劳动分工越来越细,这使得各个环节的人们很难理解自己工作的重要性。这种情况也会导致意义的丧失,因为意义“不是想象的,不是展示的,而是感觉的,通过生存和工作直接性感”。

陈家瑛将员工的收入分为内向效用和外向效用。例如,画家可以通过绘画获得财富、社会地位和权力,这是外在的利益。然而,创作、维护和发展绘画的传统带来的同行的满意和赞扬是内在的影响。内部效应并不总是按比例带来外部利益,正如美德并不总是按比例带来“利益”。在过去,人们的整个存在,包括他们的美德,都与他们自己的兴趣和工作结合在一起。然而,这个职业需要的不是整个人,而是一个人在特定职位上的效用。这样,一个人的气质和美德就从他的“效用”中分离出来,“生命的意义”逐渐变得主观起来。

然而,即使失去了意义,“我应该如何生活”仍然是一个人一生的问题。陈家瑛认为,这个问题主要不是选择生活道路的问题,而是走路的问题。起初,人们不能完全理解自己的本性,但在实践中,自然会逐渐对我们变得清晰。渐渐地,人们会变得“自我透明”,对自己和自己的道路有一个清晰的认识,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从而能够按照自己的真实本性行走,并大致保持自己在自然指示的道路上。

自我实现是美国心理学家马斯洛提出的需求层次中的最高层次,但陈家瑛认为马斯洛似乎有一个标准的过程,但事实上,自我实现应该由各种各样的人来实现。在我们国家,很多人只要有机会就想赚很多钱当高官,但是在一些国家,人们也很乐意当小学老师和社区医生。"一个人的所作所为使他充实,并支持他站起来."面包师烤出美味的面包,医生治愈了病人并意识到自己。人们不仅希望有一个好的结果,而且也想自己得到它。人们不仅对好的结果感到高兴,还需要用汗水浇灌好的果实。陈家瑛说,没有什么比你的努力和成就带来的幸福更光荣和持久的了。

法国哲学家阿兰·巴迪乌与阿甘本、兰齐尔和齐泽克一起被认为是当代欧洲学术界“新共产主义”的领军人物。作为一名坚定的左翼知识分子,巴迪欧对资本主义现代性持强烈的批判态度。2016年,79岁的巴迪欧为年轻人做了三场讲座,主题是探索当代青年与现实生活之间的关系。“真实生活是什么”的第一部分涵盖了这三个讲座的内容,而第二部分补充和扩展了前者。

巴迪欧看到当代青年在很大程度上获得了新的自由,这种自由不仅可以燃烧生命,还可以创造生命。然而,他引用苏格拉底的话说,两者都是年轻人的敌人。燃烧生命的敌人指的是当前生活的激情,对娱乐、快乐和瞬间放纵的追求。这种生活没有未来,只有虚无主义,因为这种“生活”只把时间分成好的和坏的两个时刻,没有结构,没有统一的意义,没有任何形式的时间的有组织的控制,无法走向现实生活。

年轻人的第二个敌人——建设生活——是追求成功的激情。这种激情指向财富和权力,并希望在既定的社会秩序中获得一个好的位置。这将导致年轻人崇拜现有的权力和保守主义,并按照他们的顺序安排自己的生活。然而,当前的订单是什么样的?今天,人类生活中的内在差异以等级的形式被编码和象征。年轻人和老年人,女人和男人,穷人和有权有势的人,外国人和国民,城市和乡村的人,这种结构秩序决定着人们的地位和这些职位之间的关系。直到现在,所有的社会象征秩序都是等级秩序。今天,传统社会的等级由民族国家的等级(“本土法国人万岁”和“伟大的俄罗斯东正教万岁”)、纯粹的种族主义、原子主义个人主义等来代表。,同时捍卫资本主义及其自由代表着对西方的渴望。

巴迪欧还指出了不同性别面临的不同问题。他看到传统的法律是“男孩应该像你的父亲,女孩应该像你的母亲,不要随便改变想法”。然而,当代法律是“成为你想成为的人类动物,充满低级欲望,没有任何想法”。全球化的资本主义需要这样的主观性。这样,就会有一些年轻人无法变得成熟,永远陷入消费主义。也有女性在社会犬儒主义中成长为女性。消费主义和竞争性个人主义的女权主义版本要求女性控制这个世界的力量,而不是要求创造一个不同的世界。人们认为妇女平等和妇女社会价值的标准是妇女是法官、官员、银行家和总统,但从这个意义上说,“妇女是资本主义不可战胜的常备军”。

巴迪欧认为,当代社会的希望是,如果我们有能力,就在市场上购买产品;如果我们没有能力,就闭嘴走人。“资本主义不要求我们有思想和想法。唯一重要的是要有价格。”人们因此陷入了完全迷失方向和无尽循环的生活。面对这种情况,年轻人仍然有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例如,尽他们最大的努力来建设他们的生活,但是也有一些事情可以使我们在能够做、建设或定居方面离开并超越自己。因为,还有其他东西在召唤我们:年轻人可以利用他们的能力来反对既定的掠夺性资本主义,并为新的平等主义象征秩序做准备。在巴迪欧看来,这种生活是真实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