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孙河门户网站>教育>当年人手一册的《许国璋英语》,为什么能风靡全中国

当年人手一册的《许国璋英语》,为什么能风靡全中国

作者:匿名      日期:2019-11-12 20:21:38

在过去的70年里,外语领域有许多人才。

著名的洪儒老师培养了世界上的桃子和李子,翻译家支持了文化桥梁,语言学家们毕生致力于词典编纂。

国庆期间,《中国日报》双语新闻推出“70年外语人”系列,讲述了新中国成立70年来,为中外文化交流和外语教育发展做出重要贡献的人们。

今天我们将学习著名的英语教育家和语言学家许国璋先生的故事。

许国璋

"学习英语需要无畏无惧。"

“要学习一门外语,从事语言研究的人不应该把自己局限在只阅读外语的狭小空间里。他们必须有良好的汉语学习基础。”

这两个简单的句子浓缩了许国璋终生学习英语的精髓。

作为近代著名的英语教育家、语言学家和语言哲学家,许国璋对中国的外语教育和语言研究做出了开创性的贡献。

自20世纪60年代初以来,他编辑的教科书《英语》(即《许国璋英语》)已在全国广泛使用。改革开放之初,这本入门教材非常受欢迎,被称为“一人一本”。

许国璋编辑的英文

在这种影响下,“英语”一词与许国璋联系在一起。说到英语,没人知道许国璋。

努力学习,连接中西

许国璋1915年出生于浙江省海宁市,1934年考入交通大学学习管理。1936年,他被调到清华大学外语系。1939年,他在西南联合大学外语系学习。

资料来源:《海宁日报》

他和西南联合大学一起经过南岳、蒙自和昆明,度过了大学生活的最后两年。

西南联合大学旧址

在西南联合大学,许国璋聆听了罗昌培关于语言学的演讲、钱穆关于中国历史的演讲、吴宓关于欧洲古典文学的演讲、金林越关于“哲学中的时间和空间”的演讲、钱钟书关于欧洲文艺复兴和当代文学的演讲、艾普森关于英美散文和诗歌意义分析的演讲。

长沙圣经学校旧址(西南联合大学长沙旧址)

在自传《追忆学生时代》中,他高度赞扬了钱钟书教授的教学。

“钱老师讲课,从不满足于历史事实,分析名著。所有的具体问题都被总结了,但它们都致力于理清意识形态的脉络。提到的文学史实际上是思想史。......老师讲课时,会写笔记,但从不在课堂上阅读。它不仅在句子和表达上是自由和容易的,而且在邪恶的运用和抑制上也是自由和容易的。不会花太长时间。”

钱钟书

吴宓教授已经教了很多年了,他仍然认真备课,这也让他记忆深刻。

“外语系的吴宓教授多年来一直教授欧洲古典文学。他没带书就匆匆向南走了。他讲述了荷马史诗,并每天穿过树林。他一章一章地回忆,然后带着所有的细节回来了。他是认真的。”

吴宓

西南联合大学学到的知识加深了他对中西语法的理解。后来他去英国学习了两年多,学习了17和18世纪的英国文学。

如此丰富的学习经验和不同学科的经验造就了许国璋,他古今皆知,中西皆知。

年轻的许国璋

季羡林先生评论许国璋时说,他是一位“造诣深厚、中西结合、随时能吸收当代语言新理论”的杰出学者。

他在研究生活中取得了巨大的成就。

外语教育

大学英语教材的编写是许国璋回国后做的第一件重要事情。

20世纪60年代初,外语教育改革被提上日程。然而,没有教材,没有计划,没有先例,什么也做不了。

出于“了解自己的专业业务,能够用外语处理自己的业务”的实际需要,他开始编写大学英语教材。

英语目录

他在高中自学英语,知道自学更方便也更受欢迎。此外,对于刚刚开放的中国来说,大规模的外语教育是不现实的。渐进是中国人最合适的方式。

因此,大学英语教材注重实用性,特别是听说训练,成功地用“听说引导”的教学方法引导中国人学习英语。

他编辑的《英语》于1963年首次由商务印书馆出版。这是新中国历史上第一套成熟的英语教材。它已经在这个国家使用了几十年。不仅国内英语学习者有一本书,海外学生也带了一本。

“英语”支持带

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的李良友先生曾经写道:

“当我在美国时,我发现许多从中国带出来的书包括许国璋编辑的英语教科书。我偶尔会想,为什么我要走这么远的路来携带这套教材。答:许国璋似乎仍很实用。”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英语系的桂世春教授认为,教材之所以能够长期使用,是因为它把握了两个特点:一是结合我国实际,二是适合成人自学。

“英语”的课文不占很大比例,各种解释练习占据很大空间。当时,我国高校的外籍教师数量有限,所以让学生通过翻译和实践消化和吸收课文中的词汇和表达是必要和有效的。

这种写作方法很有创意,将来会被很多教材效仿。从这个角度来看,“英语”是第一个打开气氛的。

在重视外语教育的同时,许国璋还强调,要学好一门外语,首先必须学习母语,这是不可或缺的。

早期(即中小学)学好民族语言,即母语,早期学习语法,掌握丰富的母语词汇,早期以母语为媒介学习科学文化基础知识,是一种合理的教育,是一种能够培养最有潜力的外语学习者的教育。

此外,他还接任了《外语教学与研究》的主编。他非常重视该杂志,亲自征集稿件和审阅手稿,甚至参与修订和修改。

外语教学与研究

著名的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FLTRP)诞生于FLTRP的编辑部。

20世纪90年代,时任外国研究所所长的李朋义真诚地要求他在研究所再版英语。

许国璋和李朋义

李朋义回忆说,当时许国璋表示愿意为外研社编写另一套“新许国璋英语”。然而,新教材的周期太长,所以李朋义向他建议“阅读指导”可以加在“英语”每章的前面,“自学指导”可以附在后面,从而区别于原来。

最后,许国璋去商务印书馆进行谈判,希望能收回版权:

“外国研究所是我任教的大学的出版社,现在需要我的支持。此外,其他人抚养孩子是为了保护自己免于年老。我想出版书籍来保护自己免于衰老。”

许国璋英语目录

事实上,他并不是为了赚取退休金缴款,尽管他的缴款很昂贵。

他的大部分钱用于资助学生和朋友。

他一生都住在北外的职工宿舍。他的儿子徐元璋说,他父母大半辈子睡的床实际上是由两张单人床组成的,家里所有的家具都是他们大半辈子用的。

许国璋生活中使用的家具

许国璋把他的书视为自己的血脉,把修改《许国璋英语》视为他一生的任务。当外国研究所再版时,他小心翼翼地写下了每一篇引言。

这种严肃的外语教育态度才是真正的“抗衰老”。

语言学和语言哲学

许国璋的专长是研究英国文学,但他对中国缺乏语言学理论感到遗憾,并于20世纪60年代后期将研究方向转向语言学。

他对语言的定义是:

“语言是人类特有的符号系统。当它作用于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时,它是表达相互反应的媒介。当它作用于人与客观世界之间的关系时,它是一种认识事物的工具。当它作用于文化时,它是文化信息的载体和容器。”

1986年语言学者会议(左起:季羡林、吕叔湘、许国璋、周有光、马学良)

他对语言学习有独特而客观的观点,很少受他人观点的影响。

许多人读过《说文解字》的序言,只有许先生把它当成百科全书。为了理解《说文》,他还报名参加了补习班,用比较的方式阅读句子。

他是一位研究外语的学者,但他的文章经常受到中国语言研究者的赞赏。他戏称它为“在自己的土地上打败他们”。

《语言上的许国璋》

同时,他还总结了自己的语言系统哲学,并在75岁时完成了他的著作《论许国璋的语言》。这是许国璋的一部综合性著作,包括1978年至1990年间发表的25篇文章,涵盖了许多西方语言哲学。

翻译

许国璋不仅研究外语教育,参与语言学研究,探索语言哲学,还总结了自己的翻译方法。

他高度赞扬了“解释和翻译”的方法,即注释翻译。

他在联合国大会上的老师empson在南岳工作和生活了三个月。他对南岳有着深厚的感情,写了234行英文长诗《南岳秋》,描写了当时南岳的环境、教学情况和学生的风格。

Empson

许国璋同情这首诗,选择了几段来翻译。

他用“解释与翻译”的方法将翻译分为两个步骤:首先,翻译,然后在每一个翻译下添加注释来解释翻译。

灵魂现在不孤独了;这个房间

第四张床,我写的时候是两张。

在一个四人的房间里,两位教授将进行一次心与心的交谈。不缺朋友。

[注:“意志”:以幽默应对灾难,知识分子有这种宽容。不缺朋友。

废弃的图书馆被埋葬了

所有的讲座都会经历什么?

原来的图书馆已经被废弃了。它包含的是对平台的分析。

[注]据说北京的藏书已经落入敌人之手,但在讲堂里,这些书的意义依然如故。“entomb”对应于上面的“废弃”,并在下面指出“仍然通过”的精神。

我们教一首成长中的诗。

记住散文是一件相当麻烦的事

而是伍尔夫夫人的一个告密者

许多年没有窒息。

诗歌很容易记住,散文很难记住,吴太太的著名文章是很好的回忆。

[注]颜娇沙的戏剧经常弃书背诵“诗易记”,这是可以证明的。吴太太,弗吉尼亚·伍尔夫太太。著名文章,《女士文集·普通读者》第二卷《守护神与鳄鱼》第三年的英文选读之一。

他的注释严谨认真。他在翻译中仔细诠释了自己的思想和想法,提供了写作背景,解释了翻译的起源,并对诗歌本身进行了评论,供后人思考和判断。

这种“解释与翻译”的方法是独特的,为翻译提供了一种新的思维方式。

我最好的朋友无忧无虑

许国璋有这样一个绰号,叫做“雪莱”。

这是因为当他在英国学习时,他特别喜欢英国诗人雪莱,所以他的朋友们亲切地称他为“雪莱”。

谢莉

他还以欣赏和客观的态度对雪莱的诗《云》进行了情感评价,这个小小的评论足以展示他的写作技巧,淋漓尽致地展示他对雪莱的“迷恋”:

”话语回荡,全能,我崇拜西风之歌;我喜欢云雀这一章。节奏活泼,歌声优美。我只选择歌曲“云”。"

越过小溪、峭壁和山丘,

越过湖泊和平原,无论他梦见哪里,山下或溪流下,

他爱的精神依然存在;

我一直沐浴在天堂的蓝色微笑中,

当他在雨里融化的时候。

越过湖泊、河流、平原、悬崖

连绵起伏的群山,

无论他向往哪里,他深爱的精神。

永远在山脚下,在水中;

虽然他会在雨中消失,但我一直都是

沐浴在天庭蓝色的微笑中。

——摘自《云》(江峰译)

许国璋先生是一个真正的学者,但他也是一个普通人。

他在生活中平易近人,和蔼可亲。

对中国的年轻学者来说,他的经验是“没有钱就不能做文化事业”。他自己掏钱让学生们买书。如果学生们不接受他们,他会送他们。他不遗余力地培养他们的“真正技能”。

许国璋、妻子黄怀仁和学生

他的学生田然回忆说:

“他告诉我,任何时候都要保持警惕‘木猴和皇冠’。作为一名学者,一个人应该永远谦虚谨慎,永远不要“以城市为荣,被那些知道城市的人嘲笑。”假装比笨拙要好。这是一个学者必须具备的素质。"

无论是学术还是整个世界,许国璋都有极大的宽容和好奇心。

1990年12月,75岁的许国璋在清华举行的中国英语教学研究会上对大家说:

“我今年七十五岁。我仍然怀着极大的兴趣阅读新书。我吸收新知识、新想法,享受每天提高智力的快乐。”

然而,时间并没有给徐更多的时间来衡量这个不断变化的世界。

1994年9月11日,许国璋因病去世,享年79岁。

许国璋雕像

在他的生活中,他真诚待人,谦虚自律,坦诚开放,对学术和生活充满热爱。

老徐在自传中写道:

每年春天和夏天,模仿旧的季节方法,我九点睡觉,七点看书,吃一点东西,十点写作。我也不太累。

秋天,房子前面的小院子里有两束菊花,每束有四五百朵花。南院有朋友。我为什么要担心独自坐着?

在朋友中,东西方并不缺乏团结,尤其幸运的是知道了这三个角落的对立面。

读书、写作、见朋友、讨论,“东篱下采菊,悠然见南山”,这种简单、朴素、充实的生活正是老徐生活的写照。

编辑/作家左卓·赵璇(实习生)

广播/编辑马一民(实习生)熊诗雨(实习生)

规划左卓唐晓敏

参考:

“许国璋纪念收藏”

海宁博物馆

许国璋自传《学生时代的记忆》

中国日报双语新闻

湖北快三 福建11选5投注 内蒙古十一选五 湖北快三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